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文化春雨 > 讀覽天下 >

季羨林:弘揚國學從娃娃抓起“背了再說”

2016-08-15 12:05 作者:news 瀏覽

季羨林:現在有個提法,弘揚國學,從娃娃抓起。我寫過這個字幅。
蔡德貴:您給哪個單位寫的呢?
季羨林:忘記了,反正不久,去年下半年吧,很近的。弘揚國學,從娃娃抓起,我贊成這個提法。當時我有個想法,我給真正研究中國文化的學者,尤其是中年、老年的學者,提出了一個課題,就是他們平常寫的弘揚中華文化的文章,都是一個調子,都是學者的調子,娃娃不懂也不適應這種調子呀。國學要從娃娃抓起,怎么抓,很難,怎么讓娃娃了解什么是文化,這個工作很難。現在讓我給娃娃講文化啊,我講不了。我們的講法,娃娃也接受不了。
蔡德貴:北京的一些國際學校,就是采取像過去私塾的辦法,讓小孩先背,然后講一些故事,效果很好,如"有朋自遠方來","德不孤,必有鄰"一類。中國的孩子現在采取這個辦法是不是也行?
季羨林:哦,先背。對,過去我們小時候,就是學老辦法,背《百家姓》、《三字經》、《千字文》,這是第一步;第二步就是背"四書"了,主要是《論語》、《孟子》。
蔡德貴:當時韻律的小學啟蒙有了嗎?
季羨林:大概幾百年來,傳統的辦法就是背 《百家姓》、《三字經》、《千字文》。后來我才知道,只能自己背,里面的內容老師講不了。比如 "天地玄黃,宇宙洪荒"這個問題就非常復雜。他怎么講得了呢?"天地玄黃"后來改過"天地元黃",為什么改元呢?因為康熙不是叫玄燁嗎?玄改成元,這一改,面目全非。天地玄黃,包含很大的學問,中國的開天辟地的歷史,就是天黃地黑。老百姓對開天辟地的知識,就是天是黃的,地是黑的,這本來是基本的概念。但是玄改成元,就沒有法子講了,完了,面目全失了。再比方"人之初,性本善","性本善"只是儒家一派的觀點。
蔡德貴:您小時候背過不少東西。包括《書經》,您都背過的。
季羨林:我們那時候就是背。即便老師要講,如果沒有一個大學教授的水平啊,也講不了里面高深的含義,所以只能背,私塾老師怎么講得了呢?上面講的中國歷史上對開天辟地的看法,私塾老師他連知道都不知道,怎么講啊?還有"人之初,性本善", 這只是一派的看法。還有人并不認為性善,荀子就講性惡,這也是儒家。
蔡德貴:荀子在稷下學宮當了祭酒,相當于大學校長,他吸收了齊文化的因素,尤其是淳于髡的影響,淳于髡是他的老師。由于文化交流的結果,荀子形成了自己的風格,就是吸收齊文化的因素。
季羨林:當年我們念書的時候啊,學生也不問,"人之初,性本善,性相近,習相遠",就是背,背得多了,你慢慢就懂了。
蔡德貴:那時候教師的法寶是打板子,而我們現在卻規定不能體罰學生。
季羨林:嗯。其實老的教育方法,也有它的好處。背了再說,慢慢就懂了。
蔡德貴:背還是有好處的。您從小背過好多中國古典詩文。您這一輩子,背很多書,多背點有好處。
季羨林:有用處。所以我現在有個看法,現在年輕孩子啊,多背點書,有好處,特別是多背點詩,年輕孩子最少能夠背幾十首詩。我背的詩不少,甚至于到后來很長的像《長恨歌》,都能背,當然現在不行了。《琵琶行》,當時都能背。我們那時候到了高中,寫文章都是用文言文。
龙族幻想内测下载